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小村环保史之我的故乡  

2015-03-03 08: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随笔是8年前写的。柴静调查引发了关于环保的大讨论,所以翻了出来。需要说明的是,把它贴出来不是为了“支持”或者“批评”柴静的调查,只是趁着大家关注环保讲一些琐碎的故事而已。)

我的家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有一条国道通过,若干年前政府建了一个水泥厂。从我有记忆起,整个村子就生活在烟尘和噪音之中。我们村的粮食在集市上也不好卖,连米都比别村的要黑。噪音的结果就是村里的人说话都很大声,以至于我到现在也不习惯低声说话。如果按照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公司的标准,不仅是厂区,在整个村里、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带上耳塞、口罩和防护镜。

            就是这样的一个厂,却在很多年里受着村民的衷心拥戴。因为厂里占了村里的土地,所以会无条件提供村里青壮年男子做工的机会。对于没有任何挣钱门路的村民来说,这简直是无上的诱惑。所以,那个村在很多年里一直深受十里八乡的羡慕。其结果就是女子都不愿意外嫁,很多女婿上门,一度村里的青壮年男子人数太多,厂里只好把所有人分成单双日做工。而村里的男子再差也都能娶上媳妇。

            九十年代以后,因为靠着国道的原因,做工的机会多了,到大城市打工的人也多了,还有做小生意之类的,去厂里做工的人逐渐少了下来,据我妈说现在基本上只有几个人了。于是大家都痛恨起这个水泥厂的污染来。几年前,有位中央领导路过,提出这里应该建设生态走廊,提议把国道附近的工厂都迁走。县里的领导自然满口答应,还提出了搬迁计划。被搬入的是一个更加偏僻的乡村,那里的村民挣钱的途径基本上就是去私人的小煤窑挖煤,或者去山上砍支撑煤洞的木材。听说水泥厂要搬来,村民欣喜万分,终于有了比小煤窑更好的做工机会了。而我们村的人也很高兴,终于可以生活在清洁干净的环境中了。可惜后来那位领导退休了,县里没有从上级政府要到搬迁费用,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两个村的村民都很失望。

            国家要求长江上游退耕还林的时候,国道沿线的乡村都很容易。农民对于种地也越来越没有兴趣,发现不用种了,政府还会给一些粮食,于是山地很快就恢复了丛林杂草。但是经济不好的乡村就很难,我有个朋友的哥哥就在一个偏僻的乡当乡长,据他说他们乡还需要胡萝卜加大棒才能完成任务。再后来推行“以电代柴”,就是用电器做饭,从而避免上山砍柴。在经济好的乡村不用更多优惠,政府完成电网改造,提供优惠电价就足以让村民抛弃传统的柴火炉灶,改用电器了。而在经济不好的乡村,政府还得提供炉灶改造费用,强制村民拆了旧炉灶,修好电器炉灶。

            想起关于怒江建坝和青藏高原通火车,那些所谓的环保主义者们总是高举着保护生态的大旗,四处鼓吹“生态保护”,反对这个反对那个。在我看来,他们的所谓保护,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旁观心态。用点阴暗心理的分析,基本上就是自己在都市生活的喧嚣之余,想去看看落后群落的状态,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却偏要打着保护生态的幌子。却不想想,当地的人民对于那片土地更有发言权,环保主义者们是否充分地听取过他们的声音,而不是挑了几个跟自己意见一致的村民(甚至连这都没有)就摆出一幅为民请命的架势?我相信,如果那些环保主义者们到我们村去呼吁关闭那个水泥厂,一定会得到他们所渴望的支持。但是如果他们到了那个本来要搬入水泥厂的村去呼吁抵制那个水泥厂的搬入,大概会被村民们打得抱头鼠串。

            所以,我一贯以为,保护环境、保护生态,不是城市里的人文学者们拍拍脑袋一发热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就可以的。生态和环境的保护,关键不在于保持原始状态(当然,原始森林和自然保护区另当别论),而是如何开发。没有经济开发,刀耕火种的人民对环境的破环不会比合理开发来得少。想想黄河流域,据说历史上也不是今天的样子,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开发如大坝、工厂之类,黄河还是成了今天的黄河。在我小的时候,村里的山上能种庄稼的地方都种上了,几块石缝之间有一小堆泥土也会种上一棵玉米。每到夏天暴雨季节,经常就能见到大大小小的滑坡的山地,在一片一片的庄稼中间,分外醒目。当农民有了更好的谋生方式,耕种那些陡峭的山地对他们失去吸引力的时候,不用政府强制他们也会主动放弃。再如砍柴,用我妈的话说每个人都知道用电器方便(那些喜欢袅袅炊烟于是要保留“原生态”的诗人们见鬼去),只要有钱付电费,谁愿意去砍柴?反倒是大量大小电站的出现,使得我们那个县里的电力很丰富,政府也就可以用很低的电价让大家用电器而保护山林。

(后记:这篇随笔之后又过了几年,我家对面的那个水泥厂彻底关闭了,我没有去问是污染太大被强行关闭,还是因为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而倒闭。同时关闭的还有县里的另外两个类似的水泥厂。不过,又在我的小学母校旁边建起了一座新厂,产量比那三个厂加起来还要多得多。污染比之前的要小了许多,但也不是没有,而需要的工人也比之前少许多了。只不过,人们有了许多选择,去水泥厂做工也就没有了当年的吸引力。)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