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超级稻减产绝收:应反思“亩产纪录”宣传之弊   

2015-03-24 10: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有媒体报道,安徽省蚌埠市农民去年种植的1万多亩“两优0293”稻田大面积减产,部分绝收。这一品种是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选育、种子由“隆平高科”生产的亩产800公斤的超级稻。这一事件引起了公众对种子公司乃至超级稻的质疑,甚至怀疑是否涉嫌欺骗公众。

从技术角度说,种子公司并没有多大责任。因为这个品种的审定说明中说明其优势“熟期适中,产量高”之后,也明确指出了“中感白叶枯病,高感稻瘟病,米质一般”的特征。这样的一个品种,“适宜种植”于那些不容易发生稻瘟病的地区。而安徽省蚌埠市就属于稻瘟病低发地区,过去十多年也没有发生过稻瘟病。而这个品种除了产量高,还有个“高度抗倒伏”的特性,很受当地农民的欢迎。但是,稻瘟病“低发”不等于不发,过去多年没有发生也不保证就不会发生。去年当地出现了适合稻瘟病的典型气候,最终导致了多年未见的爆发。

稻瘟病是水稻种植中的常见病,一旦发生而没有得到良好控制,就会造成减产甚至绝收。尤其是两优0293这种高感品种,一旦发生就导致严重后果。去年蚌埠市的超级稻的产绝收,只不过是稻瘟病灾害的一个例子。

无论损失谁来承担,这都是一起生产悲剧。这个品种今后是否还会种植,如果种植又该如何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我们可以等待农业专家们来决断。但是,这一事件并非农业生产中的特例,我们应该反思的一个问题是:该以什么样的标准去评价农业新技术?

在许多人眼中,“产量”下意识地成为了唯一的标准。“能增产多少”,是人们听到一个新品种或者一种新技术时首先(甚至是唯一)关心的问题。只要能增产,那么不管实现增产需要的条件是否苛刻都会被忽视;如果不能增产,那么无论在其他方面有什么优势,也会被人们认为“没有意义”。

农业生产也是一种经济活动。对于生产经营者来说,生产利润——“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差值,才是好与坏的关键。而这种“产出”,并不是理想状态下的“最高收成”,而是“普通情况下的平均收成”——前者是新闻报道中“亩产记录”,但后者才对对种植者有意义。

对于这个超级稻品种,品种鉴定中说的“亩产800公斤”应该是有事实依据的。但对于现实种植来说,还需要考虑有多大的风险遭遇稻瘟病等“意外”。用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来计算:如果遭遇稻瘟病的可能性为20%(即平均5年遭遇一次),一旦遭遇减产一半,那么这个品种的“现实期望亩产量”就变成了720公斤。如果再考虑其他病虫害的意外,那么这个数字还会更低。再加上遭遇病虫害时需要增加的农药与人工费用,“投入”也需要相应增加。也就是说,“高感病虫害”的特性,使得它的种植利润大大低于理论值。

此外,利润来源于“开源节流”。除了降低病虫害等“意外损失”,降低生产投入也直接体现为种植收入的增加。这就是免耕技术(降低人力投入)、抗虫品种(减少农药使用和施药费用)、除草剂使用(减少锄草的人力或者机械费用)在国外大受欢迎的原因,也是国外的劳动力成本比我国更高,他们的农产品生产成本却更低的原因。在理想的试验田情况下,有机种植可以实现“亩产量”不比常规种植低,但除了对土地环境的高要求,对人力费用的高要求也要远远超过常规种植。这就是许多人能证明“有机种植的产量可以接近常规种植”,却无法解释“有机产品的价格往往大大高于常规产品”的原因。

在农业专家眼里,“亩产量记录”仅仅是一个努力的目标,甚至不见得是最重要的目标。抗虫、抗病、降低种植投入等,即使不比“亩产量记录”更加重要,至少也是同等重要。对于只吃过米饭没见过水稻的人们,在谈论农产品的时候,还是应该尊重“农民关心的不是产量,而是利润”这一根本原则,不要只拿着“产量”夸夸其谈。

  评论这张
 
阅读(100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