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2014年08月16日  

2014-08-16 11: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发微博称将以“铁的证据”揭露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称在“金银花更名”事件中,该局“为利益集团代言,给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造成无比重大的经济损失”。消息一出,立刻成为热点。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市场上有“南金银花”和“北金银花”两类,在使用时往往都被称为“金银花”。2005年药典修订时,把“南金银花”改名“山银花”,而“金银花”专指“北金银花”。在使用中, “南金银花”的产品必须明确标示为“山银花”。

有一些地区大量种植山银花。目前,山银花价格暴跌,陆群认为这是改名所致,并且这一改名是利益集团运作的结果。而药典委员会则回应这是根据二者“在历史、来源、性状、化学成分方面的差异,经过专业委员会审定”而作出的修订。

药典修订本来是个科学问题,而陆群的指控则是把科学、管理、经济与腐败搅在了一起。要把这个问题分析清楚,还是需要把四者分开。

金银花是个俗名。它到底应该指什么植物,更多的是基于习惯。但是,当一种俗名要用于药典,就必须对应于相应的植物学分类。“北金银花”和“南金银花”是同一科的植物,但是同科植物有时相差很大,比如花椒和桔子也是同科植物,老虎和猫是同科动物。所以,植物学上的“同科”不足以支持它们共用一个俗名。作为药材,它们是否可以作为同类,需要由“来源、形状、化学成分”等方面的异同来决定。显然,陆群认为它们“足够相似”,而药典委则认为它们“足够不同”。到底该如何分,就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应该由专业委员会根据既定的标准来审核决定。药农、药厂可以发表意见,但如何规定并不由它们决定。

最终如何决定是管理问题。毫无疑问,管理决策的确对于从业者的经济利益有重大的影响。管理决策需要考虑到对经济的影响,但它只是一个参考因素,不是决定因素,甚至不是重要因素。管理决策,最重要的因素一是科学,二是公平。如果改名在科学上合理,那么根据它来制定药典才是公平的。这一改名会造成山银花种植者遭受损失,但是这一“损失”是跟此前所获得的利益相比的——而此前的获利,其实是侵犯了“真金银花”种植者的利益,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改名,只是纠正此前的错误而已。就像打击盗版,自然会造成盗版产业链的“巨大经济损失”,打击盗版也的确是为了保护正版的经济利益,但我们不能因此认为打击盗版是“为经济利益代言”而不该进行。

进行药典修订的委员会是否受到利益集团的收买是另一个问题。不管这一改名是否合理,只要陆群有证据,都可以举报。如果委员会收受了利益集团的好处,那么不管这个修订的决策是不是合理,都应该受到追究和惩处——这就象,不管一条高速公路修得多么完美,如果在招标过程中政府官员收受了贿赂,都要受到惩处是一样的道理。另一方面,即使主管的官员贪污腐化,合格的公路也不会因为官员的贪腐而不合格。同样的道理,即使药典委或者食药监在药典修订中收受了好处,他们作出的修订是否合理也还是只能由技术争论来决定。

换句话说,如果南金银花在“历史、来源、形状、化学成分”等方面与北金银花存在着足够大的差异,那么药典的修订就是合理的。如果陆群有证据证明药典委在修订中收受了利益集团的好处,可以让委员们受到追究惩处。但是,南金银花,还得改名。(人民网 观点专栏: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0815/c1003-2547393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