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家族往事之奶奶  

2008-04-15 07:15:00|  分类: 案头之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族里的人都很平凡,往事随风之后也就很快被旁人忘却。他们的后人中,或许也有某些人在某个时候无端地想起他们来。时间的流逝,也会使得那份回忆逐渐淡漠。或者,一如阿甘的那只羽毛,随风而去,不知所终。这,就算是这个系列的序吧。

 

小的时候父母很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要养活一群子女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双手。我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白天都是跟奶奶在一起。奶奶其实也很忙,收拾猪食喂猪,还有作一大家人的饭。奶奶甚至算不上精明能干,一般农村妇女会干的活她会干,但是也并不比别人干得更好。所以,那些家务,也就足够让她每天忙忙碌碌,当然也就没有什么精力来管我。我的无忧无虑的童年,大抵也就来源于此。

奶奶的娘家,在离我家几里地之外一个小村子。我只去过几次,名字记不清了,大概是赵家村之类,因为那个村子基本上就是一个家族繁衍而来。奶奶自小父母双亡,由本家里最近的亲戚养大。在农村,这也仿佛是本家的义务,他们没有对她不好,也没有对她很好。就像那个时代的多数女孩子一样,没有念书,从小就帮家里做一些能干的家务,所以不识字,甚至针线活也作的不怎么样。到了我能记事的时候,奶奶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抚养她的那家也只剩下了一个他的堂侄。我们管他叫“阿伯”,他按照他的孩子们管奶奶叫“姑奶”(其实我们那里不这么叫,我也不叫“奶奶”,只是写成文字的话很误导,按照意思写成“奶奶”)。其实不算很近的亲戚,但是来往比较多也就还算比较亲近。以后每一年的正月里,奶奶也可能带着我回去几天。对于一个出嫁到平常家庭的没有父母的孩子,村里的人也差不多忘却了。只有在说起来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能够记起还有这么一个出嫁多年的人,就会让他们的子孙按照辈分称呼奶奶和我。因为奶奶的那一支有几代都是家里的小孩子,所以到了奶奶,在村里的辈分就很高了。农村的孩子比较单纯,虽然不认识,还是会带着我去玩,叫我“爷爷”甚至更高的辈分。所以,那个村子给我的印象,就是一群我不认识的孩子,叫我很高的辈分。

奶奶嫁给了爷爷,生了五个儿子,在五叔出生之后的大概三四个月,爷爷就病故了。我们的家族人丁一直不忘,家族里也只有另一支几代单传的,再团结也是势单力孤,所以在村子里基本上只有受欺负的份。不过民风也算纯朴,一般也就是占点小便宜,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大伯十几岁的时候,也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肚子痛之后亡故了。其实家族里的另一支也算是“祖传中医”,面对爷爷大伯的病故,甚至做不出任何反应。这也是我对于“没有中医,中华民族如何繁衍生息”很不以为然的最初的感性认识。

孤儿寡母,日子也得过着。奶奶就带着四个孩子艰难地生活着。父亲成了长子,自然是要成家立业的。而三叔四叔,奶奶已经无力给他们成家,只得让他们去做了上门女婿。在农村,算是很无奈的事情了。

奶奶一生没有走出过方圆一二十里之外。年轻的时候尽心尽力的抚养孩子,后来尽心尽力地抚养孙子孙女。她也从不与人争吵,村里人不见得尊敬她,对她却也没有什么坏话。后来外婆也住到了我家。外婆很精明能干,也很强势,对于奶奶多少有些看不起。按照农村的传统,奶奶其实有着习俗和舆论上的天然支持,不过奶奶总是让着外婆,还告诉我们外婆脾气急,大家要让着她家里才会和睦。

在最后的岁月里,奶奶已经卧床不起,也不能自理了,但是还能认出她的子孙们。在我高考那一年的四月,终于走完了她八十几年的人生历程。出殡的前夜,道士们的诵德声或许只是一种过场,我也不知道跪在那里的人们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和姐姐们一样,是心甘情愿发自内心地长跪在棺前。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