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所谓专家  

2007-07-09 13:04:00|  分类: 茶余饭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前几天看到关于“专家救国”和“专家误国”的讨论。这里的“专家”当然是通常意义上狭义的专家,通常是那些理工领域有专长的人。而文科领域的专家,好像通常都被称为“学者”。我一直在想,专家是“救国”还是“误国”,前提应该是专家在治国。如果专家从来都没有治过国,何来“救国”或者“误国”之说?

所谓专家,大抵就像有一个很大的科学大观园,里面的人每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折腾。搞明白了一点什么东西的人,就被称为“专家”。所以,专家与专家的区别,就在于他那块地盘有多大,和他对那块地盘有多熟。有的专家地盘不大,但是在那里苦心经营,所以对上面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有的专家财大气粗,圈了一大块地,却没有精力去认真对待,只是名下会有一个很吓人的头衔。当然,也有的专家精力充沛,在不同的地方都有自己的地盘。所有的专家离开了自己的地盘都一样,跟旅游者没有区别,甚至对自己地盘上的东西也未必一定清楚。专家与普通人的差别只在于:如果需要,他可以很快地开拓他的地盘。

记得当年珍奥核酸开始风靡的时候,我对一个师姐说她以前的老板也参加了为珍奥核酸抬轿子的活动。她说:“老头可能糊涂了,他自己基本上不懂那个东西还去瞎掺乎。”其实他老板报出名头来还是挺吓唬人的,而且核酸也在他自己那块地盘的边缘。自爱的专家不会对自己地盘外的东西乱发意见,知道多少说多少。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或许一个人被人当作专家请教的时候,很难说出“我不知道”的话来。很佩服我的答辩委员会的一个教授。我用了一点核磁成像的东西,有一个其它领域的教授很好奇,问了很多问题,对于我的回答也半信半疑的样子。我老板说这个教授是核磁方面的专家,要他谈谈。他说“我虽然做核磁,但是没有做过成像方面的,所以他讲的东西我也不熟。不过根据我来之前看过的几篇文献,他讲的应该是对的。”

纯粹的专家,是不能作为依靠来治国的。依靠一个“纯专家”来“救国”的后果就是“误国”。每一个专家都认为自己做的东西是最重要的,而自己的意见是最正确的。或许就局部来说,他们都能实现最优化。但是作为一个社会的系统工程,局部最优化是没有意义的。政治家的作用是实现系统的全局最优化。譬如建一座大坝,水利专家、电力专家、环境专家、经济专家,还有历史文化学者,能够给出自己那个领域的一大堆意见。如果依据这些专家各自的意见,决策的结果往往截然相反。即便是同一类型的专家,不同的人也能得出不同的结论。所以,政治家如果只是要一个“专家意见”的幌子,那么他想要什么样的结论就能找到什么样的专家。

前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其实专家的作用跟书差不多。作为专家而言,提供自己的专业知识就够了,毕竟出了自己的那口井,外面还有很广阔的天。而政治家,才是对“救国”还是“误国”负责任的人。他们应该做的,应该是听取不同领域专家的意见,还有同一领域专家的不同意见。专家的意见不是用来支持自己决定的,而是用来产生自己决定的。当政治家们做出了一个决定,无论结果是对是错,负责任的都该是他们自己。所以,是“救国”还是“误国”,只要专家没有提供虚假的信息,就与他们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