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

 
 
 

日志

 
 

镏金岁月流水账之白洋淀  

2007-07-10 10:50:00|  分类: 地上之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最有效的广告媒体是什么?我们的答案是中小学语文课本。进入中小学课本的东西,对人的影响可以持续很多年,甚至终身。比如香山红叶,大概是每个人心中的一个梦想。所以初到北京的大一新生,对香山红叶总有着异乎寻常的向往。在我们那个年代,各班组织的前三项集体活动,几乎就一定有登香山看红叶。我印象中的香山,实在是乏善可陈,也或许是去的季节或者路线不对。总之,去过一次之后,所谓的“燕京八景”对我就失去了吸引力。要说秋叶,还是玉渊潭门外的那一地金黄更加赏心悦目。

去白洋淀是因为刘绍棠笔下的荷花淀。抗日战争都显得那么诗情画意的地方,总还是让人念念不忘的。那是某一年国庆,一堆光棍们行动起来也很简单。记忆还得回到国庆节的前夜,据说北海有一个“灯光音乐会”。一群土包子其实都不懂音乐,只是对“灯光音乐会”这个说法感到好奇。就想知道,是灯光下的音乐会呢,还是用灯光控制的音乐会,或者变幻的灯光被比喻成音乐会?好奇心能不能害死猫不知道,好奇心肯定是把我们一伙人吸引到了北海公园。灯光音乐会到底是啥已经忘了,或者当时就没搞明白。记忆里只留下了一段花絮:有两个家伙不想动了,就趴在湖边的长椅围栏上等我们。我们去其它地方晃了一阵回来,有两人还在那里。于是我们中有人大叫一声:“你们俩还在这儿苟且哪!”惊慌中两人回头,是陌生的一对情侣。依稀可见男的一脸愤怒和女的一脸害羞,而我们全体尴尬不已,赶紧说了一声“认错人了”就落荒而逃。

在北海公园呆得无聊,回学校又太麻烦,正所谓长夜慢慢,无所事事,大家决定到永定门附近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去白洋淀。经过地铁公汽几番倒腾,最后到了永定门汽车站旁边的那条街。国庆的北京已经很冷,到北京时间也不短,听说过许多被送到昌平挖沙子的传说,这次是不敢露宿街头了。找了两个小旅馆都被拒绝,不知道是看我们不够面善还是真的客满。最后找到的一个还说只有一个没有收拾的房间,倒是正中我们下怀,因为只要很少的一笔钱。没想到登记的时候又遇到麻烦,说是北京身份证不能在北京住店。这个规定听起来极为莫名其妙,不过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个旅馆确实是这么说的。后来还有一个规定是新疆的身份证也不能住,只能住到新疆办事处去。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我灵光一闪,说我们的身份证上地址虽然是北京的,但是号码是外地的,反正你也只记号码,派出所查到也没有问题,我们才住进了店。那个房间的灰尘还不算厚,进去之后扫扫也还过得去。只有两张床和几把椅子,我们把两张床拼在一起,各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倒下。

第二天一早坐汽车到了白洋淀,入口的地方居然摆了张桌子号称管理处,就是给游客安排船的,只是每条船(或是每个人)要收取手续费若干。我们是打算第二天才进湖的,一个农村大婶过来偷偷告诉我们可以让我们直接上她家的船,替我们省下手续费。于是约好第二天一早碰头,我们就回去了。找了个旅馆,闲极无聊,又开始在附近的街上瞎逛。在一个小店里看到买麻将,就跟老板商量,能不能租给我们一天。老伴很爽快地答应了,以10块钱的代价取得了一副麻将一天一夜的使用权。回到旅馆,发现个人的规则都不一样,又用了15分钟统一出了一套规则,于是开打,点炮的人下台,胡牌的人继续,倒也有趣。

第二天一位老大爷按时与我们会合,果然绕过了管理处进了湖(人家还没有上班,早期的鸟儿有时吃,话还是不错的)。大片的芦苇,偶尔的荷花,谈不上风景宜人,也算得上安静秀丽。老大爷撑着船,给我们讲白洋淀的过去和现在,间或教我们摘个莲蓬扒开了吃莲子。到处看来都差不多,想想打起仗来,倒真是可以把鬼子绕晕。后来到了一个小岛,上了码头,有小商贩在卖各种纪念品。有个家伙看上了一把剑,和另一个家伙一起去磨嘴皮子。小贩要价80多,他们还价20,我都觉得他们纯属在侮辱小贩,没想到小贩还真兴致盎然地跟他们讨价还价起来。顾客不多,他们也就在那里唇枪舌剑,过了好一阵也没有结果,其他人也就到周围去了。良久,回来,磨嘴皮练习还没有结束,不过小贩已经降到了30多。我实在佩服那两个家伙的耐心,他们还在继续战斗。又过了许久,终于以二十几块钱成交。我从此相信,最有耐心砍价的,不一定是女生。

在岛上还买了两条据说是白洋淀的鲶鱼,活的。到了船上,老大爷撇撇嘴说那不是白洋淀的鲇鱼,是人工养殖的,还介绍起人工养殖和湖里野生的鲇鱼在胡须上的差别。中午回到岸上,找了一个农家小饭馆请老板娘加工。那个小饭馆大概是不需要回头客的,所以那鱼炖来水平实在不高。好在是鲜鱼,也没有难吃到哪里去。

吃完饭,没有汽车回北京了。坐车到保定,又吃了一顿。大概那是在大学的几年中最物美价廉的一顿了,看到街上有卖驴肉的招牌,还要求饭馆老板去给我们买了一盘来。人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没准是真的,反正白洋淀之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盘驴肉。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